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攀亲诱妻(下)
攀亲诱妻(下)

攀亲诱妻(下)

这天,舒妤如同往常一样,拖着快要累垮的身子,等待着家长来接回自家的小朋友。
-
-  那个成天跟她打屁的张心香,感冒请病假,而叶亭萍说有急事要先走,助教老师因为是专科夜校生,所以必须提早离开去学校。
-
-  而那很少出现的园长,在今天幼稚园忙得不可开交之际,说要到南部去出差,偌大的幼稚园此刻只剩下她和一群顽皮的小朋友。
--
  不过终于,如同打战般的一天要结束了。
-
-  舒妤如弯腰,摸着家长来接送的倒数第二个小朋友。-
-
  「拜拜!婷婷记得回家要练习喔!」
--
  「嗯!老输,我会的,」婷婷正经八百的小大人样,「我一定会把一到十的数字写对,明天一定拿给你看。」婷婷一副信心满满,绝对学会的表情。
--
  「婷婷啊!要学会写阿拉伯数字,但你也别成天把『老师』念成『老输』啊。」婷婷的妈妈纠正着一般小朋友都会较慢学会的发音及咬字。-
-
  舒妤如笑着说:「没关系,她现在还是幼幼班里最小年纪的小朋友,慢慢来,她进步很多了。」-

-  「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是我们当父母的还是要盯紧点,不然让她以后跟不上别的小朋友,那可就惨了!」婷婷的妈妈对于女儿的教育问题自有她的一套理论。-
-
  舒妤如闻言,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对母女俩挥了挥手,目送她们离开。
--
  现在的家长,都把不到三岁的小朋友往幼稚园送,真是辛苦这些小小年纪的小孩子。-
-
  说到底,都怪现在的家长自己心态有问题,这些家长们总是爱炫耀,就是恨不得他们家的小朋友,小小的年纪就已经会一大堆才艺,这样才能使自己家的小孩高人一等。-

-  刚刚她才听到一个家长洋洋得意的对着另一个家长,夸赞他们家那个小朋友的琴技,已经会弹贝多芬的世界名曲,才说完,又是一阵此起彼落的比较,在比谁拿的比赛冠军多。-
-
  真头痛!每天只要是下班时刻,她都一定会听到这些家长的较劲吆喝声,至于小孩的需要,似乎很少人会在乎。-
-
  「扬扬,今天妈妈又有什么事,那么晚还没来?」舒妤如关心的蹲在扬扬的身旁,他总是幼稚园里最晚走的孩子。
-
-  扬扬依旧在地上,用着树枝无神的在地上画着圆圈圈,他跟往常活泼乱跳的模样差很多。
--
  「怎么了?」舒妤如关怀的询问着,「今天看你都没什么精神喔。」-
-
  扬扬嘟着嘴,一字不吭。
--
  「怎么不说话呢?」舒妤如牵着他的手坐了下来,「有什么事情可以跟老师说啊!」-

-  「爸爸跟妈妈昨天好大声在吵架喔!」扬扬畏畏缩缩的诉说着。
--
  「乖,别怕,不会有事的。」舒妤如张开手臂,一把温柔的抱着扬扬,藉此扫掉他心中的恐惧。
-
-  现在父母的EQ似乎真的有待加强,在扬扬这么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面前吵架,对他多少还是造成了影响。-

-  「老师,有一个男生来了耶!」扬扬打量着从没见过的一抹高大身躯,全身一袭深蓝色西装打扮的男子,笔直的由幼稚园大门走了进来。
-
-  舒妤如不解的转过头,这一看,差点让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。
-
-  「你怎么会来?」她将扬扬给放下,转身面对着他,心卜通卜通的跳着,音量大得犹如擂鼓。
--
  她已经两天没有见到他了,他也没打电话给她,这使她的心情荡到了谷底,没想到此刻,他竟然在她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出现在她面前。-

-  为了保持小朋友心目中完美的形象,她绝不能失控对他大吼大叫。舒妤如强迫让自己露出一张无懈可击的温柔笑靥。
--
  「蓝先生,有事吗?」舒妤如抿嘴微笑。-

-  「我来看看我的人。」蓝煜翔一开口,就是一次劲爆。
--
  「扬扬,你认识他吗?」舒妤如的笑容已经有些僵硬。-

-  「不认识!」扬扬晃了晃自己的小脑袋。-
-
  「我对这个小鬼没有兴趣,我有兴趣的人是你。」
--
  这句话,现在聪明的小朋友一听就懂。
-
-  「老师,你什么时候化妆的啊?脸红红的。」扬扬疑问的问着两颊晕红的老师。
-
-  「没有啊,你不要乱说。」舒妤如赶快打断扬扬的询问,心头没来由的躁动起来。
--
  「你的美丽老师化的可是自然的妆,她那么漂亮,根本不需要化妆品。」蓝煜翔别有所指。-
-
  「喔!」扬扬听不懂的说:「什么叫做自然的妆啊?我也要教我妈妈,不然每次出门,我都要等好久,妈妈才再擦上口红就好了。」
--
  「这也没什么好教的,只要你爸爸……」
-
-  「你够了,蓝煜翔!」舒妤如忙不迭的打断了蓝煜翔的话,她当然不允许他对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小朋友胡说八道,她低下头看着扬扬,「你还小不懂,等以后老师再跟你解释。」-

-  「可是——」-

-  「没有可是。」她的口气轻柔,但其中的坚决却令扬扬一听就懂。-
-
  「好吧!」扬扬不太情愿的应道。-
-
  「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字啊?」蓝煜翔蹲了下来,与扬扬鬼灵精怪的眼眸对视着。-

-  「我叫扬扬。」字正腔圆的报上名字,显然进步很多。-

-  「Good!好名字。」蓝煜翔开口赞美,好卸下小朋友的心防。「你常跟老师留到这么晚吗?」
-
-  「对啊!」扬扬老实的点了点头,「有时候我爸爸跟妈妈比较晚来接我,都是老师陪我。」-
-
  「那你回去跟你爸妈说,你老师的男朋友很不高兴每次你的老师都忙着陪你不能陪我,叫他们以后早点来接你回家,可以吗?」
-
-  「蓝煜翔——」-

-  「嘘!」他送了个飞吻给她,「如何!扬扬?」
-
-  「我为什么要这样?」现在的小孩子可不是那么好商量的。
--
  「不如我跟你交换条件,我讲故事给你听好吗?」蓝煜翔亲切的问着。-

-  「嗯!好啊!」扬扬拍手拉着蓝煜翔的手,「平常爸爸会在我要睡觉的时候,说故事给我听。」
-
-  「从前有一个虎姑婆……」蓝煜翔在舒妤如惊讶的目光下开始念起故事,不用看书,他就说得很精采。-

-  他真有做幼稚园老师的潜力,舒妤如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他,他就这样轻松的打发一个活蹦乱跳的小朋友。
-
-  意识到她看着他的目光,蓝煜翔抬起头,对她抛了个媚眼。-
-
  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趁这机会,她折回办公室,忙碌的翻着家长的联络电话联络扬扬的家人。-

-  不过她试了很久,就是联络不上扬扬的父母,行动电话、家里电话、连公司电话都没人接。
--
  转眼都已经是八点多了,扬扬的父母从来没这么晚来接小朋友。-

-  「会不会发生什么事?」舒妤如有些不安的来回踱步,最后站定在蓝煜翔身边说着。-
-
  「你就不用担心了。」蓝煜翔开口安抚着,手中抱着的是睡在他怀中的扬扬。「可能他的父母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!」-

-  她叹了口气,是啊!急也没有用。
--
  于是只好坐了下来,一抬头,这才注意到蓝煜翔的样子,她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。
-
-  就见蓝煜翔西装袖口已经卷至手腕上,领带歪了一边,西装外套绉巴巴的,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孩,这些都不算什么,最好笑的是,他还坐在小朋友小小的椅子上,高大的身躯都快把椅子给吞了。-
-
  她忍不住咯咯笑了两声,她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扬扬玩的,竟然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。
-
-  「你笑什么?」蓝煜翔慢吞吞的说着,浑然天成的王者风范,顿时全失。「什么东西那么好笑?」-

-  舒妤如双手抱胸打趣的看着他。-

-  「你觉得不觉得,你这个样子很像扬扬的亲生爸爸?老实说,你很有当父亲的架式喔!」
--
  「对啊!」他大言不惭的说道:「我一向做什么像什么,所以以后你替我生一个可爱的胖孩子,我会做得更好。」-
-
  她听到他的话一楞,真是可笑至极,她可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要替他生小孩,舒妤如心想。-
-
  「你来一下。」蓝煜翔叫唤着她。-
-
  「干么?」舒妤如谨慎的问。
--
  「过来嘛!」他的声音蛊惑着她,「怕我吃了你吗?」
--
  「我才不怕!」她嘴硬的说,然后弯腰看着蓝煜翔姣好的五官,立体分明的轮廓线条,显得有些不自在,「要干么?」
-
-  蓝煜翔的手突然趁其不备的滑过她的后脑勺,把她压到自己的眼前,然后送上他意气风发的薄唇,覆盖着她温湿红润的唇。-

-  隔着扬扬的身体接吻这可吓坏了舒妤如。
--
  舌尖传来狂烈的深吮,嗡嗡作响的脑袋,将近有二十秒无法运转。-

-  「蓝煜翔你太——」被覆盖的双唇,支吾着说不出话来,舒妤如用手挣扎着,推开蓝煜翔另一只抚按住她后脑勺的手。-
-
  「嘘!你这样会吵到扬扬。」示意要她噤口,他也停止动作,望着她暴跳如雷的眼。
-
-  「你干么偷袭人家?」舒妤如轻声细语,不小心讲出心里的话,羞红了脸。-
-
  「因为我突然想吻妳。」说着,他又轻触了下她的红唇,「这两天有想我吗?」-

-  她看着他,这个时候再维持自尊似乎挺可笑的。-

-  「你没有打电话给我!」她的口气有着一丝埋怨。
-
-  「我想,或许你需要一点时间。」他轻柔的笑道。
--
  「这不是个好理由。」她有些埋怨的看着他,这几天,他的失去联系让她以为自己对他根本只是一段单纯的露水姻缘。-

-  「我不想逼妳太急!」
--
  她可一点都不感激他迟来的善解人意。
-
-  他再一次飞快的吻了她一下。-

-  「有人来了!」舒妤如听到门口传来的声响,连忙将他给推开,站起身看向大门。-

-  「扬扬——」呼唤声从门口慢慢传来。-

-  扬扬听到声音,睁开眼,揉着睡意蒙眬的眼睛,看向声音来处。-

-  「爸爸、妈妈你们来了。」扬扬的口气有着欣喜,他连忙一跃跳下蓝煜翔的怀抱。
-
-  「扬扬,对不起,爸爸、妈妈来晚了,有没有给老师添麻烦啊?」扬扬的爸爸蹲了下来将扬扬给抱了个满怀。
-
-  「对啊!老师真不好意思。」扬扬的妈妈开口道歉着。
--
  「没关系!」舒妤如淡淡的笑了笑,看来扬扬父母之间的问题解决了,不然不会一起出现在这里接孩子。-

-  「对啊!真是不好意思,耽误你那么多时间。」扬扬的爸爸——陈永松还是忙不迭的道歉,这时他的视线落到站在舒妤如身后的高挑男子身上。-
-
  「咦!你不——是总裁吗?」
-
-  总裁?!舒妤如转头看了蓝煜翔一眼,「怎么?你们认识吗?」-

-  蓝煜翔耸了耸肩,没有回答。
--
  陈永松慌张的不知所措,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自己的大老板,他惊讶的鞠躬喊了一声,「总裁你好!」
-
-  「你就是扬扬的父亲。」蓝煜翔走向前,站在舒妤如身旁,看着眼前的男子口气严肃冷冽的问。
-
-  「是,我是。」
--
  「下次不可以那么晚来接孩子。」
--
  「是!我知道,不会有下次了!」陈永松忙不迭的给着保证。
-
-  「爸爸我跟你说,」扬扬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此刻吓得冷汗直冒,径自拉着父亲的衣袖,兴奋的说:「刚才这位叔叔讲了好多故事给我听,有虎姑婆、白雪公主、小野狼,他还说下次要带我去麦当劳吃汉堡。」-

-  「小孩子不要胡说八道!」陈永松连忙要儿子闭嘴,总裁一向高高在上,怎么可能陪着一个小鬼疯。-
-
  舒妤如打破沉默的开口,「陈先生,你在他公司上班?」-
-
  陈永松这才搔着头发,不好意思讪讪地笑了笑,「是啊!他是我们公司的总裁!」-

-  真巧!真的有够巧!
--
  想不到,刚才跟奶爸没两样的蓝煜翔,现在摇身一变,既然成了家长口中威严的总裁先生。
--
  「时间不早了,带着孩子快点回去吧!」蓝煜翔的表情依然很冷,跟刚才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--
  「是,那我们先走了,总裁,我下次一定早一点来接扬扬,实在是对不起!」陈永松不知鞠了多少次的躬才带着扬扬离去。-

-  「他很怕你。」舒妤如陈述着事实。
--
  他睨了她一眼,「我一点都不可怕,你很明白的,不是吗?」
-
-  「你说我会相信大野狼是无害的吗?」
--
  听到她的话,他的唇角微扬。
-
-  突然在门口,一个特别响亮的童稚声传来——-

-  「爸爸,我跟你说,刚刚我们老师在玩亲亲喔。」
--
  「唉哟!你别乱说。」陈永松气急败坏的说。
--
  难道扬扬都看到了,舒妤如惊讶的目光对上蓝煜翔的,就见后者一副无关痛痒的模样。-

-  舒妤如羞愧的呢喃,这种事竟让小朋友看到,她以后要怎么见人,要怎么跟家长交代啊!
-
-  「都是你害的!」看他一副很得意的样子,她忍不住推了他一把。
-
-  蓝煜翔抓住她的手,爽朗的笑道:「你不用担心,不会有事的,扬扬的父母很开放。」-

-  蓝煜翔很有把握自己可以摆平扬扬的父母。
--
  「废话,扬扬的爸爸是你的员工,你当然可以摆平他,可是我呢?我以后还要做人!」
--
  「怎么?」他嘲弄的看着她,「跟我接吻之后,就不能做人了吗?那几天前你还跟我上床,怎么——」
--
  「蓝煜翔——」他这算什么,得了便宜还卖乖吗?-

-  「OK!当我什么都没说。」他举起双手投降,「我们可以走了吗?等了你那么久,我饿了,你也饿了吧?」-
-
  她瞪了他一眼,心不甘情不愿的将门关上,跟他一同离开。-

-  「你要拉我去哪?」舒妤如边走边念着。-
-
  「吃饭,还用说。」蓝煜翔回头给了她一个白眼。-
-
  舒妤如被推上蓝煜翔停在幼稚园门口的高级轿车。-

-  「想吃什么?」-
-
  有点疲倦的舒妤如,捶着有点发疼的雪白手臂,闷哼,「随便啦!」
-
-  今天刚好进了新的教科书,她看搬运工人忙不过来,就当起日行一善的好人,帮忙搬了几箱,事实却证明,当好人的结果就是换来浑身的酸痛。-

-  舒妤如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,灵活大眼突地一睁,「等一下,我为什么会跟你上车,我好像没说要跟你去吃饭吧?」
--
  「你是没说,但是你已经上了我的车啦!」-

-  她无奈的对天一翻白眼,他似乎在公事上习惯发号施令,以至于下了班就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她,而偏偏自己却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他牵着走。-
-
  真是怪事!她皱起眉头,望着他有令女人趋之若鹜的邪魅俊俏脸庞,还有身上传来淡淡的古龙水香味弥漫整个空间。-
-
  她很清楚,自己沉沦了,虽然认识他不深、不久,但她还是像飞蛾扑火般沉沦了。-

-  「妤如,你还没说想吃什么?」蓝煜翔体贴的问着她的意见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-
-
  「随便!」舒妤如坐直身体,「反正我饿得可以吞下一只鸡,只要快点给我吃的就行了。」-
-
  「没问题!」蓝煜翔笑了笑,他当然不能饿坏他的可人儿。
-
--
  「妈说你最近常出去?」-
-
  明天是周末,舒妤如一下班,就飞快的回家梳洗打扮好准备出门,谁知道一出浴室就看到舒岑婕。-
-
  舒妤如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。-

-  「怎么?没有什么话要说吗?」
-
-  「我要换衣服!」她躲避着妹妹询问的眼神。
--
  「是谁?」她索性直截了当的问。-
-
  舒妤如低着头没有回答。-

-  「我不是想试探什么,只是纯粹关心的询问,是谁?」
-
-  听舒岑婕这么说,她似乎不回答不行,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「对我很好的人。」
-
-  舒岑婕双手抱胸打量着双颊酡红的姊姊,「看样子,真的恋爱了!」-
-
  舒妤如笑着点点头,「可是别跟爸妈说。」-

-  「我知道,你怕他们逼你结婚,对吧?」
--
  舒妤如点了点头,果然还是妹妹了解她。
--
  「不过你常晚上去人家那过夜——保护措施有做吗?」-

-  跟自己的妹妹谈这种事真是丢脸,舒妤如震惊的看着舒岑婕。
-
-  「别这么看着我,」舒岑婕一脸的无辜,「我只是怕你不懂得保护自己罢了!妳有避孕吧?」-

-  舒妤如眨了眨眼,脸更红了。-
-
  「现在不是脸红的时候,」舒岑婕无奈的对天一翻白眼,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姊姊,「你到底有没有避孕?」
--
  舒妤如迟疑的摇着头。-
-
  「那对方呢?」-
-
  舒妤如倒抽了一口气,「岑婕,我们一定要继续这个话题吗?」-

-  「拜托!这很正常的,」舒岑婕坐在床上,看着姊姊,「我只是不想你未婚怀孕罢了。」
--
  「我才不会。」她咕哝着。-
-
  「你那么肯定?」
-
-  她一点都不肯定!舒妤如垂下目光,她没有避孕,而且她也可以肯定蓝煜翔没有。-
-
  「大姊?」她在等着回答。-
-
  「关于避孕的事,我会跟他谈谈。」最后,在舒岑婕逼迫的目光下,舒妤如只好给了这个答案。-

-  「这样最好,」舒岑婕站起身,「我饿了要去吃饭,你换衣服吧。」
--
  说是吃饭,其实只是吃水果,舒岑婕为了保持完美体态,对食物都很忌口,甚至都不吃晚餐。
-
-  看她出去,舒好如不由得松了口气,老实说,有时跟这个漂亮妹妹讲话还真有压力。
-
-  她瞄了眼时间,快来不及了,她连忙动手打扮了起来。
-
-  ???-

-  「穿这么漂亮,要去哪里?」看着大女儿神釆飞扬的穿著白色背心裙下楼,叶馨兰问道。-

-  舒妤如眨了眨眼,「我有朋友……」
-
-  「生日!」舒国东了解的接口。-
-
  有时舒国东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女儿,这一阵子只要出门就说朋友生日,也不会换点新鲜的词。
-
-  舒妤如一楞,有些讶异,但她随即说道:「对啊!你们既然知道,就不用问了嘛!」-
-
  叶馨兰打量着她,然后指了指沙发,舒妤如单纯的以为自己父母就这么好打发的话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-
-  「过来坐着,我有事要问你。」-
-
  「可是——」她已经快要迟到了,舒妤如不情愿的看着母亲。「妈,你有事可不可以……」-
-
  「不可以!」叶声兰的口气变得有些严厉。「给我坐下。」
--
  舒妤如嘴一撇,只好依言坐了下来。-
-
  「不用我说,大家都看得出来,你最近有点奇怪。」
--
  「有吗?」舒妤如可不觉得自己有哪点奇怪。
-
-  「老实说,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?」
-
-  她立刻摇头,她是在谈恋爱没错,但她不认为现在是公开的好时机。-
-
  她很清楚一旦被爸妈知道了蓝煜翔的存在,他们一定动不动就要他娶她,活像她嫁不出去似的,她才不要这么丢脸。-

-  「既然没有交男朋友,哪你几乎天天跑出去干么?」舒国东不悦的问。-
-
  「因为朋友……」-

-  「生日嘛!」舒国东再次接口,「我可不记得你的交友几时变得那么广,而且还那么刚好,朋友都挤在这个月生日。」-
-
  舒妤如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没有回答。-

-  「你到底天天跑出去干么?」舒国东再次追问。
--
  「她待在家里你们烦恼,出去也烦恼,当你们的女儿还真不好当。」咬着苹果从厨房走出来的舒岑婕不以为然的说道。-

-  「这没有你说话的份!」叶馨兰瞄了二女儿一眼。
-
-  「我也不想说,只不过,你们应该让大姊多出去,」舒岑婕淡淡的说,「因为她若不出去扩展自己的社交圈,多看看男人、多制造点机会的话,那真的注定当我们舒家的老小姐了。」-

-  一看到大妹,舒妤如就知道自己得救了,在舒家能治得了两老的只有舒岑婕一人而已。-
-
  「时间不早了,你还不去!」舒岑婕用眼神示意了下。-
-
  「喔!」舒妤如毋需更多的暗示,拿起皮包,脚底抹油飞快的溜了。「那我先走了。」-
-
  「等等,我话还没问……」-
-
  「妈咪,你也帮帮忙,大姊已经够大了,你就别管她了。」舒岑婕打断了叶馨兰的话。-
-
  叶馨兰没好气的看着二女儿,奇怪生这个女儿怎么处处来跟她唱反调。-

-  「那妳呢?」
-
-  「什么我?」舒岑婕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-
-  「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找个对象了吧!」
--
  舒岑婕对天一翻白眼,「拜托,别拖我跟你们两个老的一起疯!」
--
  她摇了摇头,不理会身后的叫嚷声,径自上了楼,她很享受目前的单身生活,只有脑筋短路的人才会想到婚姻。-

-  ???-
-
  舒妤如跳上蓝煜翔的车,先是给了他一吻,才说:「我们快走吧!」
--
  「干么?有狗追你吗?」看她焦急的样子,蓝煜翔不由得一笑。-
-
  「我是怕我爸妈跟着出来。」舒妤如老实说。
--
  这一阵子蓝煜翔来接她,她都要他在巷口等待,她不想让自己的家人太早知道他的存在。
-
-  「我让你很丢脸吗?」蓝煜翔不解的问。
-
-  她的样子好像他很上不了枱面似的,好歹他也是个大总裁,条件不差,但她却坚持将他给「藏」起来。
--
  「当然不是!」她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,「我只是不想给你压力。」-
-
  「怎么说?」他好奇的问。-

-  她考虑了一会儿,「我爸妈会要你娶我的。」-

-  他一楞,瞄了她一眼。
--
  「真的!所以你还是迟点再让他们知道你的存在比较好。」-
-
  他并不觉得跟她结婚是件坏事,他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。-

-  两人在便利商店简单的买了些吃的东西,便驱车来到位于基隆的海岸边,一处海堤削块边。-
-
  「这个地方人烟稀少,又可观赏美丽的黑色海岸线,还有满天的繁星,是我回国后发现的秘密。」蓝煜翔说着,费力的拉着舒妤如越过海岸边的防波堤。-

-  「你在美国工作好好的,为什么要回台湾?」舒妤如好奇的问,他在美国有份很稳定又轻松的工作,但他却情愿选择放弃回到台湾接手现在这家几乎濒临破产的公司。
-
-  「因为喜欢接受挑战啊!」蓝煜翔笑了笑。
--
  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公子,从小生活优渥,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来自父亲,一直到这几年,他发现收购破产的公司再让他转亏为盈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,他便乐此不疲。-
-
  这次因缘际会回到台湾也是如此,而遇到她——他揉了揉她的脸颊,则算是个意外惊喜。-

-  「我回国的第二天就在餐厅遇到你,你是第一个让我第一眼就特别印象深刻的女孩。」-

-  他似乎很懂得在什么时刻说什么话,让她对他越来越意乱情迷。-
-
  她轻靠在他的肩上,享受着两人时光。-

-  「现在公司怎么样?」她轻声的问。-
-
  「公司危机状况已经解除了。」蓝煜翔的口气有着得意,经过这阵子的努力,他终于将公司的赤字累累,转为蒸蒸日上的好成绩。
--
  「是你上次跟我说的亚洲开发计画吗?」
-
-  「你答对了,你记忆力很好,我才说过一次,你就记得了!」
--
  她垂下眼眸,淡淡一笑,她不是记忆力好,而是她很在乎他跟她所讲的字字句句。-

-  「累吗?」蓝煜翔将西装外套脱下,俐落的折成正方形状,铺在地上示意要她坐下。-
-
  舒妤如看了一眼,「坐下来吗?」
-
-  「当然!」他拉着她坐下。-
-
  「可是,这西装外套很贵吧?」她有着迟疑。-
-
  「没关系,这也不过是件衣服罢了,比起你又算得了什么。」他的口气满不在乎。
-
-  又来了,舒妤如嘴角浮出一抹浅笑,这次她没拒绝窝心的接受,坐在昂贵西装外套上。-

-  「如果你连这么贵的外套都不在乎,那上次我也不过弄破了件裤子,你为什么一定要我赔?」她睨着他问。
--
  「你猜不出来吗?」他带笑的看她。
--
  她皱起眉头,怀疑的目光投向蓝煜翔,「你该不会说,你是故意要我赔给你的吧?」-
-
  「对,」他也承认得很干脆,「我就是故意要你赔我,如果我不这么做,我能再见到你吗?」
--
  蓝煜翔索性枕在她的大腿上,仰头望着她,耳际传来的尽是海浪拍打海岸的低吼声。-

-  舒妤如反复听着他刚从嘴里吐出的话,从见面到现在,他无时无刻都在表白对她的爱意,还很用心的精心安排巧遇。-
-
  「算你聪明!」她低下头,看着他说。-

-  一双温热强力的手臂压着她的后脑勺,迎向他的唇。-
-
  「你别这样!」舒妤如抗拒,但他不理会,霸道的将脸庞贴近,四片唇瓣相印。
-
-  她承受他热切的吻,不可否认的,他真的令她打破了多年的矜持与原则,只想时时与他在一起。-
-
  蓝煜翔离开她红艳艳的娇唇。-

-  「答应我,跟我在一起。」深邃眼中肆放出一丝渴望跟真诚,道道地地的说出他内心的话。-
-
  舒妤如一颗心忽上忽下,「为什么?你那么好,有的是更好的女孩子给你选择,不是吗?」
-
-  「我不要她们,我只要你,早就在义大利餐厅我俩擦肩而遇的那一刻起,我就忘不了你。」蓝煜翔坐起身,端倪舒妤如笃定的说。「我以为只是因为一时意乱情迷,毕竟你对我只是个陌生人,第二次见你,你穿着新娘礼服,美丽动人,但新郎不是我,我嫉妒将得到你的那个男人,但天要帮我,那男的竟然逃婚,给了我一个机会,所以我根本不打算让你走。」-
-
-
  天啊!听他这么说,她都快要哭了,这份爱的告白真是太令她感动了,微张的美眸一开一阖。
-
-  她什么都不能说,只能投入他的怀中,紧紧的抱着他。「蓝煜翔,话是你说的,这下你摆脱不了我了!」-
-
  「我也不打算摆脱你啊!」他回搂着她,抚着她的背。「我在台湾的房子已经整理好了,待会儿我带你去看。」
--
  她点点头,他的口气就像是在承诺一段长久的关系,终于——老天是眷恋她的,给了她这样一个英俊又体贴的好男人。-
-
  海风徐徐的吹着两人,此刻无声胜有声。她的耳朵听着沉稳的海浪声,却不知不觉的睡倒在他的怀中。
--
  蓝煜翔一动也不动的,看着怀中甜美睡容的女人,更加紧的将她拥往身上靠,让体温传达着无限的爱意。
--
  经过若干小时。
--
  清晨浓浓的迷雾,染上一望无际的灰蓝天空,带着一丝丝的寒意,唤醒睡梦中的舒妤如。
--
  「好酸喔!」舒妤如在迷惘中醒来,按着维持一晚有点僵直发疼的脖子。-
-
  「醒啦!」蓝煜翔有点疲累的先开口。
--
  舒妤如惊讶的看着蓝煜翔,慢半怕的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睡着了。
--
  「我就这样睡了。」舒妤如抬眸,望着蓝煜翔询问,迷蒙的双眼透露着她似乎还没完全清醒。
--
  「对啊!睡得跟个小婴儿一样。」他轻触了下她的红唇。
--
  她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,「对不起!」她望向天际,看来自己睡挺久的,「你一定很累了吧!」-
-
  「没关系!」他把自己的头埋在她的颈项里,吸取着她的体香。
--
  她真的爱上了这个宠爱她的男人。
-
-  「我们该走了,这里有点冷!」蓝煜翔拉着她站起身,清晨的空气里有些冷冽。
--
  「好!」她柔顺的点了点头。
--
  「披上吧!」蓝煜翔迅速的将地上被她坐了一整夜压扁的西装外套,拿起用力的拍打后,替她披在肩上。-

-  「谢谢!那你呢?」舒妤如望着他身上只有单薄的衬衫问起。「难道,你不冷吗?」-
-
  「不!」他伸出手环着她,「我抱你就够了。」-

-  「你这个笨蛋!」虽是谴责,但实际上她的心头甜得跟蜜一样。
--
  他们互相扶持着走向来时路。-
-
  红澄澄的太阳,露出阳光,渐渐升起化破层层灰云,拨云见日的点亮清晨的阳光,映在海蓝的海面上,折成五光十色的海光水影。
-
-  两人的呼吸,惊叹出神奇的大地自然景象。-

-  「真美!」舒妤如不由得赞叹。-
-
  「是啊!真美!」他认同,不过他的目光却是落在她的身上。-

-  她的脸不由得一红,「你不要这样看着我,我会不好意思的!」
--
  「我就是喜欢看你不好意思的样子!」他忍不住低头又吻了她一下。-

-  忽然天空飘下毛毛细雨。-

-  「怎么下雨了?」舒妤如有些惊讶,出大太阳竟然还会下雨。
--
  「走,我们快走吧。」蓝煜翔拉着她往车子的方向跑。「不然待会转成大雨,我们就成落汤鸡了。」
-
-  两人飞快的上了车。
--
  「可以打道回府了啊!」舒妤如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。-
-
  两人成为一对爱侣——天啊!她看着他,一切好像在作梦似的。
--
  「不快回去,我家那两个闲闲的老人家,可能快登报寻找失踪人口了。」舒妤如想也知道一夜未归肯定又会被自己的爸妈抓来拷问一番了。-
-
  「你不会这么狠心吧?!」蓝煜翔的口气有着委屈。-

-  「什么狠心?」舒妤如不懂。
-
-  「你至少让我回家洗个澡,换件衣服,你可别忘了,我一整夜没睡,精神可不太好。」-
-
  「噢!」舒妤如羞愧的望着他,「对不起!我忘了,那——现在我们先回你家好了。」
--
  ???-

-  车子行经天母东路,不久,一楝三层半的气派欧式高级别墅出现在眼前。-
-
  缕空的雕花大黑门见轿车停下,便自动的向左右两边打开,一条蜿蜒连接至别墅内门口的道路出现在眼前。-

-  「这就是你新家啊?」车子驶进,舒妤如打量着四周,连讲话都不敢大声起来。-
-
  「对啊!」蓝煜翔简短的回答。
--
  经过喷水池来到别墅旁的室内车库,哇!这边的占地目测约有三百坪的大面积,花繁叶茂、绿意盎然的花园内,正有个园丁聚精会神的在修剪花木。-
-
  一下车,便有人急忙跑来替两人打开车门。-

-  「少爷,回来啦。」
--
  「准备一套这位小姐可穿的衣服。」蓝煜翔对着来人下达命令。
-
-  「是。」对方点头离开。
--
  「进来啊!别呆呆的看。」蓝煜翔望着舒妤如一脸讶异的表情,对她伸出手。
-
-  「你住这里啊?」舒妤如望着豪华气派的大别墅,确认的再问一次。
--
  不是她不相信,而是太高级了。
-
-  「当然!而且这以后也是你的家。」蓝煜翔认真的双眼闪着迫人的光芒。-

- 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。舒妤如给了他一个白眼,她可不认为自己跟他真能够进展到如此神速可以当家成女主人了。-

-  「走吧!楼上的客房有盥洗间,你可利用它先洗个舒服的澡。」蓝煜翔带她上楼,然后指了指一个房间。
-
-  「不用了,我不用洗。」她摇了摇头,她是陪他回来洗个澡换件衣服就要回去了。-
-
  「反正等我也是等,你就让自己舒服点吧!」他推了推她,要她听话。-
-
  听他这么说,她只好悉听尊便了。-

-  「嗯!好啊,去洗个澡也好,吹了一整晚的海风,身体确实有点粘粘、痒痒的。」她抬眸调皮的望向蓝煜翔,耍宝的露出「生人勿进」的动作。「你不可以趁我洗澡的时候——」
--
  蓝煜翔爽朗的笑声传来,「不会的。」
--
  「信你这次!」语毕,她就消失在他的眼前。-
-
  水蒸气在浴室中形成白色的蒙雾,经过二十几分钟,舒妤如满身香气的走出盥洗间。
--
  准备好的衣服放在床上,这是一套两截式的裙装,对着镜子套上那套衣裙,刚好符合自己的尺寸。
--
  不会吧!他连她的尺寸都那么清楚,真不知道该说他很细心还是该说他对女人太过了如指掌。-
-
  一切打扮就绪,但就是不见蓝煜翔的身影,考虑了一会儿,舒妤如索性自己出去找他。-
-
  她神清气爽的打开门,不过放眼望过去的空间就好像迷宫一样,她根本不知要从哪下楼。-
-
  看着偌大的空间,刚才蓝煜翔将她带到这间客房,她也胡涂的根本没记路,怪来怪去该怪他家真大。
--
  转了个弯,瞥见一扇门开着,不经意往里头望去。
--
  就见一抹熟悉的背影腰间只围着浴巾正在讲电话——
--
  舒妤如的眼神一垂,一时间,玩心大起,轻声的走近,突然从他的背后环抱住她。-
-
  不过最后被吓到的人却是她,因为他单手就把她来了个过肩摔——
-
-  「啊——」她尖叫了一声。
-
-  等舒妤如搞清楚状况时,她整个人已经被丢在床上。
-
-  她火大的将头发一拨,坐起身,正想骂人,但他却对她做出一个闭口的手式而让她将话给吞了回去。-
-
  「爹地,没什么,那个声音……喔!那个声音没什么,只不过是我养的一只猫罢了。」-
-
  猫?!她杏眼大睁,她竟然被形容成一只猫。
-
-  「我知道,等台湾事情处理完,我会回德国一趟,好,到时再谈,拜拜!」他将电话给挂上。
--
  「你好样的,」她打了下他的头,「竟然说我是你养的猫。」
--
  「难道不是吗?你现在的样子,活脱脱就像只小野猫。」他捏了下她的鼻子,「嗯!妳好香!」-

-  「那是当然,因为我洗好澡了。」看到他热切的眼神,她心中警铃大作,脸也红了起来,「我该回家了。」
-
-  「这么快!我还没穿衣服!」
--
  「喔!那你快点!」她忙不迭的说。
--
  他的手按在腰上的浴巾上,「你打算坐在这里看吗?」
--
  她闻言,脸更红了,她连忙把头一低,「对不起!我出去了。」-

-  他见到她的模样,忍不住大笑出声。-

-  她听到他的笑声,脸红得更像只煮熟的虾子。
--
  「等等!我很乐意你留在这里。」他的大手拉住她,轻轻的环住她的腰,把她带进他的怀里。
--
  「你要干么?」她的身躯有些颤抖的问。
-
-  「你为什么发抖?」蓝煜翔的声音低沉、温柔的抚过她的耳际,「我又不会伤害你。」-
-
  「我当然知道你不会伤害我,」她咬了咬下唇,「但是……我昨天一整夜没有回去,所以我该回去了。」
--
  「我知道,你是个好女孩嘛!」他的双手一紧,双唇落在她柔软的颈上,「等一下我就带你回家。」-

-  她想抗议,但他饥渴迫切的唇让她无法发出任何声音。
--
  他将她的身体转过来面对他,此时的她双膝颤抖,要不是他抱着她,她可能早就瘫坐在地上了。-

-  「等等!」她制止他的动作。
--
  「干么?」他的吻丝毫都不停止。
-
-  「我们要避孕。」她想起舒岑婕的交代。-
-
  「为什么要?」-
-
  他的回答使她失笑,这么简单的问题,他竟然问她为什么?
--
  「会有孩子——」-
-
  「那不是很好吗?」他吻着她,双手滑进她的衣服底下,放肆的挑逗着她。-
-
  她轻叹了一声,放弃思考,柔弱的倒在他的怀里。